凯发娱乐传媒

亚美官网

当前位置: > 亚美官网 >

BBC揭秘“亚美利加人”之争:美国人独占该称谓被批自大_《参考消

2019年-05月-26日 23:36字体:
分享到:

  英媒称,如果说,墨西哥人生活在墨西哥,阿根廷人生活在阿根廷,那么,美国人(Americans)就是生活在亚美利加(America)了,不是吗?这要取决于你住在特朗普要修的那道“长城”的哪一边儿。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2月18日刊登记者凯蒂沃特森从墨西哥发回的报道称,在墨西哥,“亚美利加”这个词的含义、寓意相当丰富、深刻。从墨西哥直到巴西,拉丁美洲人认为,亚美利加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大陆美洲大陆;有人说是两个大陆,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用复数(Americas),更重要的是“有图有真相”的地图!

  报道称,维尔德西姆勒世界地图绘制于1507年,现在收藏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图书馆,这幅地图由马丁维尔德西姆勒根据亚美利哥韦斯普奇探索新大陆的《航海日志》绘制而成,是第一幅标明“亚美利加”的世界地图。维尔德西姆勒把《航海日志》作者韦斯普奇的名字“亚美利哥”女性化成了“亚美利加”,用它来命名一片新发现的土地,地图中的“亚美利加”是标注在现在被称为南美洲的那片大陆。

  现在已经看不到这样的世界地图了,没有了整体的美洲,取而代之的是北美洲和南美洲。但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认为他们的国家才是亚美利加、他们才是亚美利加人(Americans),这让美洲大陆的其他人心中很不爽,他们说美国人狂妄、自大。

  1823年,时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在年度国情咨文讲话中指出旧世界和新世界的区别,他强调,旧世界不能介入新世界的治理。门罗当时阐述的外交政策后来被称为“门罗主义”,不时引发批评和非议,许多拉丁美洲人批评美国把拉丁美洲看作自己的“后院”。

  伦敦大学学院美国历史专家大卫西姆博士说,“(门罗主义)成为压制欧洲在美洲野心的工具,但美国这样的表态并不是说拉丁美洲能够自治,而是要给自己保留领土扩张的空间。”

  报道称,当年门罗那番讲话强烈谴责欧洲的论调令拉丁美洲人很振奋,但悲哀的是他们希望美国视拉丁美洲为平等的期待值并没有成为现实,这就是今天南美人心态的历史背景:拉丁美洲经常把美国看作帝国主义国家,因此他们并不认为“亚美利加”是一个无所谓的字眼、或者是美国随随便便的选择,他们认为美国是故意的、别有用心。因此,当特朗普竞选时说要“让美国(America)再次伟大”时,拉丁美洲人开始反击,并不仅仅是因为人们很生气就连科罗娜啤酒公司都决定加入竞争:他们推出的一段也叫“让America再次伟大!”的视频迅速爆红。但是,这个“亚美利加”指的是几乎从北极到南极的整个大陆,视频并没有特别提特朗普的名字,但是它批评美国那句口号中用“亚美利加”这个字眼是要制造分裂,视频还特别强调了南美洲和北美洲的共同点。

  对于“亚美利加”的争议性,大多数说英语的人并不十分关注,但墨西哥前任外交部长乔治卡斯坦纳德却说,这是一场无休无止的战役。他写评论文章,编辑时常会要他用“亚美利加”代指“(美利坚)合众国”。他说,“作为墨西哥人,亚美利加人(American)这个词专指美国人根本行不通,虽然不是什么事关生死的大问题,但让人很不舒服。”

  亚美利加到底是个国家还是个大陆?历史学家西姆博士认为,这场辩论也揭示出另外一个问题:美国例外论。

  他说,“美国如何讲述自己国家的历史凸显这一点:美利坚合众国America、美国人American从根本上讲都是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的。当他们发现其他国家也要自称America、自认是American时,他们会很吃惊。”

  报道称,其实还是没有解决问题,既然亚美利加的政治含义这么强烈,如果弃而不用,有没有其他方式称呼美国人和他们的祖国呢?当然,美国可以被称作USA美利坚合众国的缩写,但是美国人呢?西班牙语中有个词,字面翻译就是“合众国人”(United Statesian),但是英语中听起来感觉好像有点儿怪。如此的话,墨西哥的全称是“墨西哥合众国”,那么,墨西哥是不是也是“合众国人”呢?

  参考消息网12月7日报道西媒称,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12月5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半数以上的美国选民认为总统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与俄罗斯政府有过合作。

  据埃菲社12月5日报道,一半选民认为双方曾经共同向2016大选施加影响力。不过也有40%的选民持相反态度。

  报道称,59%的美国人认为克里姆林宫介入了美国大选,32%认为没有此事。

  报道称,不过否认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的主要是共和党选民。在受访的共和党选民当中有65%认为没有介入,仅有26%认为双方有合作。

  报道称,此项民调还就选民对共和党税改的意见展开调查。受访者当中有64%认为税改主要利于富人。超过一半的美国选民不支持税改,只有29%支持。

  报道表示,目前税改只剩最后一关,仅需国会两院就税改方案达成一致。61%的受访者认为税改有损于中产阶层的利益。

  报道称,至于如果执政是否能够做得更好,只有47%的选民认为存在这个可能。不过认为特朗普能够有所改善的选民也只有35%,这个比例比11月底民调时的38%还要低。

  报道认为,美国人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医疗体制问题,约有18%的美国人担心这个问题;经济问题位居第二,比例为17%;对外政策问题排名第三,比例为13%。

  至于医疗体制问题,美国人认为可能做得更好,但在经济问题上的态度却并非如此。至于经济问题,美国人的两种态度势均力敌:45%的人认为会做得更好;43%的人认为共和党将更加出色。(编译/刘丽菲)

  参考消息网11月10日报道俄媒称,近15年来,中东战争已耗费美国纳税人近5.6万亿美元的资金,这相当于五角大楼所公开数据的4倍之多。

  据俄罗斯《专家》周刊11月9日报道,2017年,美国国防部给出了华盛顿本世纪以来的中东战事开销数据。自2001年以来,国库已为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巴基斯坦的战事支出约1.5万亿美元。

  报道称,远非所有美国人都信任五角大楼的会计师,尤其在事关国防的支出领域。毕竟这主要是境外所产生的费用,难以审核,更何况还跟战争相关。

  俄媒表示,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的学者围绕上述课题进行了独立核算,最终得出的结果与官方大相径庭5.6万亿美元。这即是说,美国在中东战事中的支出相当于国家总债务的27%!众所周知,华盛顿的负债已逼近20.5万亿美元。

  当然,问题并不出在五角大楼的计算器上。据报道,独立审计专家指出,政府所统计的只是一小部分支出,参与这场战争的并非只有国防部。

  独立专家克劳福特解释道:“战争的代价远比我们每年所给出的单纯统计数字高昂,大批支出隐藏在这一数字之外。每场战争所造成的后果也应被计算在内。”在这批研究人员看来,参战老兵所享受的长期医疗服用,国务院、国土安全部、事务部以及其政府其他部门与中东战争相关的开销同样不能忽略。

  报道认为,五角大楼无意欺骗他人,只是它的统计难免以偏概全。例如,它所提供的医疗支出只是战争期间和战争结束之时的,根据美国法律,所接受的医疗服务将持续终身,毕竟很多疾病与他们所参与的战争相关。后期医疗费用其实相当庞大。从事务部迅速攀升的预算中便能窥见一斑,老兵的医疗保健费用所占比例最大。过去,该机构只需承担参加过越南战争者以及尚且健在的朝鲜战争老兵的开销,但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令它多出数以万计的服务对象,随着后者年龄的增长、身体会进一步恶化,支出只可能继续上升。

  报道称,当然,即便涵盖上述方方面面,也仍有遗漏之处。国防部还展开了其他一系列行动,例如美军前往菲律宾,打击当地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有染的武装分子,以及驰援非洲及欧洲的其他国家等。

  参议员杰克里德认为,沃森研究所的相关研究非常重要,因为它揭示了战争的真正代价。尤其在国会讨论预算、减税及外交时,参考此类数据大有裨益。

  报道称,在他看来,在计算战争支出时,还应将举债发动战争的贷款利息也算进去,如此算下来,金额将如滚雪球一般愈加庞大,“即便我们现在就停止战争,也需为此支付7.9万亿美元”。

  报道总结说,按国防部给出的数据,若是将战争支出平摊到每位美国纳税人头上,为7740美元。倘若依照沃森研究所的说法,则高达2.4万美元。(编译/童师群)

  资料图片:2012年4月28日,美军士兵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省长办公区警戒。新华社发

  参考消息网10月17日报道英媒称,民调显示,美国人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支持已不及去年,多数人更青睐美国曾长期奉行的更为国际主义的政策。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17日报道,唐纳德特朗普上月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我将永远把美国放在第一位。”美国总统无疑做到了这一点,至少就一如既往地倡导他在竞选期间提出的“美国优先”议程而言是这样。他提出的政策震撼了外交政策体制内人士,也动摇了美国在世界上的长期角色。然而,在贸易、同盟、移民和国际协定问题上,特朗普一次又一次从他的竞选受众那里找到了支持。现在的问题是,这种支持是在增强还是在减弱?

  根据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最新公布的民调,特朗普支持者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仍然坚定不移地支持总统。对总统持“非常肯定”观点的美国人,也支持他的“美国优先”议程的具体工作重点。例如,在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中,有80%认为移民是“严重威胁”。60%的支持者赞成对那些国防支出不够(就像总统提出的那样)的盟友收回美国的安全担保。

  报道称,然而,在所有美国人中,今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支持不及去年。相反,大部分美国人继续青睐特朗普的前任们在过去几十年推行的更为国际主义的政策。

  以贸易为例。认为国际贸易有利于美国经济的美国人数量(72%)、有利于消费者的美国人数量(78%)以及有利于在美国创造就业的美国人数量(57%)均较去年有所增加。

  尽管总统一直坚称,过去的贸易协议损害了美国、美国经济以及美国劳动者,但半数美国人认为,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协定对双方都有利,另有7%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受益更多。

  在安全同盟方面,美国公众的观点与总统不同。“美国优先”议程意在取代“过时”的同盟。特朗普解释称,这些同盟在更大程度上变成了美国的负担,而没有带来好处。然而,今年60%的美国人表示,美国与欧洲和东亚的同盟要么是互利的,要么主要惠及美国。

  整整69%的美国人认为北约(NATO)对美国安全“不可或缺”。有史以来第一次,多数美国人愿意出动美国军队保护韩国(62%)(如果韩国被朝鲜侵略),或者驰援波罗的海地区的北约盟国(52%)(如果有任何盟国被俄罗斯侵略)。

  最后,在责任分担的问题上,多数美国人(59%)表示,应该通过劝说和外交渠道,说服盟国尽自己的义务,而不是收回美国的安全担保。

  在移民问题上,认为这对美国构成“严重威胁”的美国人数量(37%)少于去年(43%)。这种降幅可被解读为总统的胜利,因为它可能说明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和计划发挥了作用。然而,这种下滑趋势总体已持续了近20年(1998年为55%)。另外,有65%的美国人支持让境内的无证移民获得一条有条件或者无条件入籍的路径,高于去年的58%。

  报道称,当然,这些总体数据掩盖了两党之间的分歧。认为移民构成严重威胁的共和党人(61%)远远超过了独立人士(36%)或人(20%),尽管所有这些数据都呈现下降趋势。贸易数据的一些正面变化可以归因于共和党人对贸易的支持加大,可能反映出他们对总统谈判达成更有利协议的能力增强了信心。

  然而,整体趋势是明朗的。美国人远没有放弃美国在世界上角色的传统国际主义观念,而是继续拥抱这种观念自1945年以来,这种观念让美国置身于构建、维护和深化国际贸易、安全和合作机制的前沿。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美国人渴望退出世界事务,对“美国优先”议程的支持也几乎没有加大。

  报道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给世界事务带来很多不连贯性,但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积极作用符合美国利益这一根本信念是不会变的。

  参考消息网10月10日报道境外媒体称,美国麦当劳近日重新供应广受欢迎的四川辣酱,可是由于供应不足让数千名粉丝失望而归。但麦当劳随后宣布,将在冬季再次供应这款辣酱。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0月9日报道,麦当劳1998年为了宣传电影《花木兰》推出了这种四川辣酱。流行动画片《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第三季在片中提到了这款蘸酱,片子播出后涌现了辣酱的又一波粉丝。他们甚至签署了请愿书,要求麦当劳重新供应这款辣酱。

  动画片中,科学家瑞克(Rick)表现出对这种辣酱的狂热喜爱,他对孙子莫蒂说:“现在我要出去,再找点那个因《花木兰》电影推出的四川辣酱了,莫蒂,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四川辣酱,莫蒂。”

  麦当劳7月给动画片主创团队送了一大瓶这种辣酱。他们随后宣布,这款辣酱将在10月7日回归,但店铺迅速卖完,粉丝们十分失望。发售当日,不少美国人聚集在麦当劳,只为一饱口福。一段视频显示,警察正阻挡着不断呼喊“我们要辣酱”的人们。

  在洛杉矶的一家麦当劳店铺中,人们高喊“四川辣酱!四川辣酱!”,餐厅职员在努力维持秩序。

  31岁的多米尼克陶(Dominick Tao)是纽约的一名毕业生。他7日下午去了三家麦当劳餐厅,在其中一家,他与排队的人聊了一会儿,听说他们从早上8点就开始排队。陶还记得这款辣酱刚发售、他与家人在麦当劳尝到的时候。“这款辣酱也许让我在麦当劳的消费增加了两倍,”他说,“我会乞求我妈带我去麦当劳。”

  麦当劳8日在推特上承认,这次辣酱供应数量十分有限,难以满足需求。在声明中,麦当劳还表示,四川辣酱将在今年冬天再度回归,这次将会覆盖更多地区,供应时间也将更长。

  不少中国媒体都报道了这次事件,引发国内网友议论。有的网友说:“我为四川人民感到骄傲,这就是我大中国的美食。”但也有人觉得美国吃货们太夸张了:“直接去超市买瓶老干妈不行吗??!!还排队!!”

  另据香港《明报》10月10日报道,据称,有拍卖网站上这款酱汁一盒加一张海报售价可达1200美元(约合7948元人民币)。

  麦当劳宣布重新供应辣酱之前,给动画片《瑞克和莫蒂》主创送了一瓶(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报道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10月9日发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读公共政策硕士奥利维娅沈的文章《美国人并不那么热爱“美国优先”》称,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上星期公布了最近对美国人如何看待“美国优先”政策的一项全国调查的结果。

  “美国优先”政策一直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转向更注重自身利益的美国贸易、外交和国际协议立场的标志。

  文章称,正当像澳大利亚这样的美国盟友对美国的孤立主义前景极为担心之际,这一调查结果带来了一些保持乐观的理由。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6个月所进行的这一调查显示,美国公众仍然基本支持美国领导的联盟体系、国际贸易、移民和在海外派遣美国军队。该调查结果表明,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所说的“美国优先不是美国孤立”并不仅仅是对紧张的盟友的安抚之语,而是实际上反映出政治领域选举人的观点。

  49%的人认为,维持已有联盟是实现美国外交政策目标的最有效途径,这是过去4年调查中的最高比例;

  65%的人支持保持美国目前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水平,另有13%的人支持提高这一水平;

  仅有稍过半数的人认为,美国在东亚的安全联盟既对美国有益,也对美国的盟友有益;

  大部分美国人认为,国际贸易对美国消费者有益(78%),对美国经济有益(72%);

  (此项调查显示的)这些情感似乎并不支持有关美国人想摆脱世界,或者他们觉得国家利益难以与全球利益相一致的观点。相反,它指向一个坚定支持传统观点的国家,支持联盟价值观,有时候甚至比任何时候都更愿意保卫其盟友。

  文章称,毫不令人奇怪的是,“美国优先”政策最坚定的执行者是特朗普的死党支持者。参与调查者被要求表明自己是人、独立人士、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或是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倾向于对盟友更为悲观,并极力支持美国对保护北约成员国的承诺保持克制,直到它们将更多的资金投入自身防务。实际上,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比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更愿意维持现有联盟,并建立新的联盟。

  文章称,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得出结论认为,整体来说,美国人更愿意维持已有关系,而不是要求分手。不过,要吸引特朗普的支持者,需要盟友做出更大努力分担责任。抱怨盟友滥用美国的安全保证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以及当选之后一直在重申这一点。北约尤其处于炮火的中心,特朗普、蒂勒森,以及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都直接向北约提出过,要求其成员国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防务。

  最后,芝加哥学会的调查再次确认了,美国公众仍然对美国的领导地位深信不疑。绝大多数受调查者相信,美国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并将负责任地处理全球问题。也许那些认为“美国优先”意味着美国退出的人应该好好看看这些统计数据。尽管特朗普引人注意地宣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但大多数美国人觉得,他们的国家已经非常伟大,并对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深感自豪。在孤立主义和例外主义之间,美国人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原标题:BBC揭秘“亚美利加人”之争:美国人独占该称谓被批自大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地  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  话:XXXXXXXX

传  真:XXXXXXXX